說我想說

Every day One Sentence: If one hears bad music it is one's duty to drown it by one's conversation. 假如你聽到一段難聽的音樂,你有必要用大聲談話的音量來蓋過它。~英國作家 王爾德(摘自施宇

2018年12月14日 星期五

中馬情意結的北馬媳婦



🐩14.12.2018❣️狗年❣️十一月初八🐩

每次,重看回這篇,那股思念的熱流,依舊會讓我熱淚盈眶😢。離開家🏠,才發現家🏠多好。

小時候,恨不得遠走高飛🦅; 長大後,尤其嫁了人,是歸心似箭。🔙

異鄉🏘️再好,也不如家鄉🏠萬分之一的好。
最後一篇稿都登完了,又是努力寫稿✍️的時候。💪💪💪

«中马情意结的北马媳妇»

嫁来北马好几年,成了典型足不出户的家庭主妇后,连邻居也不常打招呼。而一次在公园带孩子遛达,才认识同一条街的邻居。

那天,她传来简讯,问我要不要吃福建面。我立刻答说要。等着她拿来时,脑海里满是黑噜噜福建面,香喷喷的画面,心里异常想念,嘴更是馋得慌。

直到我看到她捧来的红色福建面,让我一阵错愕,宛若时差转不过来的恍惚,这才察觉自己是身在北马。

小心翼翼掩饰着心里波涛汹涌的巨变情绪,笑靥如花地感谢她的有心。这碗自制的福建面,暖暖融化着感觉在异乡生活的我。

至今,我都很少去叫福建面来吃。怕吃进嘴里,食不知味,更想念中马的黑福建面。后来,我才找到它的踪影,变身为吉隆坡炒面,典型的南橘北枳。当然,精髓自不能与中马福建面相比。

亚叁叻沙和中马的咖哩叻沙,也完全是两回事。包括我叫过的卤面,捧来时,定睛一看,常常是傻眼望着老公。老公则是一副明明叫了食物,怎么还不吃的模样,完全不懂他老婆有口难言。

宁愿叫不熟悉的北马食,也不叫熟悉的中马食物。这正是我的怪癖,没有人明白我掩藏着的许多小心思。

为了怕孩子断根,我也和两个女儿说着中马的福建话。既然外面吃不到,我鼓起勇气自己来。一双连煎蛋都煎烂,不沾阳春水的双手,开始在面粉里打滚。

我最爱的面粉糕、馒头、包子、奇脚龟(客家喜粄)、薯粉根等等,那些我妈之前做给我们吃的,我都去跟老妈学回来。

老一派的做法,所有材料都是大概,全凭自己经验的累积。每每放下电话后,我则是瞎子摸象般,自我摸索去做。后来,有了其他朋友的食谱,才慢慢揣摩出记忆中的味道。

我心里异常清楚,即使味道不如她的万分之一,外形也没有她的完美。可我,纯粹想留住妈妈的味道,好像妈妈也在身边陪着我,在异乡过生活。

我妹曾叫我把老妈的手艺都学起来。当时,厨房白痴的自己当笑话看。直到偶尔做糕点回去,给她一些吃,她说我做得好吃时,才发现,原来,我也遗传她的一点点天分。

依旧,还无法把异乡当家乡来过日子。哪怕,表面上装得多么地适应,唯独内心不时蹦出的想念,生活中许多的习惯,出卖了自己。

我用一种中马的生活方式,在北马过生活。坚持不被环境所改变,也许是怕所有习惯都入乡随俗后,届时,我连这一丝丝的想念,也会随着消失殆尽。

所以,我说自己真的是一头顽固的蛮牛。

刊登於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四日的星洲日報«星雲»

星雲連結:
http://www.sinchew.com.my/node/1821304/海角-‧-中马情意结的北马媳妇




2018年11月29日 星期四

不做文化浮萍的孩子



🐩29.11.2018❣️狗年❣️十月廿二🐩

我堅持,不為現在的自己,為的是,妳們能記住自己的根。

張吉安說得對: 總要有人在不合時宜的時代,做不合時宜的事情。

我是福建人,嫁了個客家老公,我愛我的方言。這就是我堅持到底的原因,哪怕給所有人認為我是頑固不靈的媽媽。

«不做文化浮萍的孩子»

“ 为什么妳跟孩子说福建话,那么奇怪的?为什么不说华语和英语啊?”
不只一次,身边朋友听我跟两个女儿用福建话沟通时,都会杀出这些问题。

我不禁莞尔,这不是最自然的沟通语言吗?为何变成是奇怪的事呢?

常常听着身边的小孩,都以华语或英语在沟通时,心里头总是涌现一股难以言喻的失落。

宛如站在时代大海的面前,望着海浪把脚下文化流沙卷走的惶恐。我们就只能这样在原地感叹文化的消失徒伤悲,坐视不理了么?

我也曾经尝试跟留在家乡,给父母照顾的侄儿用福建话沟通。毕竟,那是难得的福建话环境。

最终,父母依然因小孩上学,需要懂华语的缘故,转而对小瓜说华语。当时,心里是有丝丝遗憾。

也许是内心里,那种文化人的坚持在作祟。我总希望能为孩子留住文化的根。而留住根,就从最初的语言开始。

皆因,我深知方言,不仅仅是一种长辈和晚辈的沟通桥梁,更是一种文化的传承。

妹妹曾說的一句話,特別深烙在心底。因為方便,我們把傳統文化都方便掉了。那種痛,又在心底蔓延了。

為了要跟上时代的脚步,我们也典当了文化的根。好与坏,各有不同的诠释。理想和现实的拉锯战,一定是理想俯首认输吗?

而养儿育女后,却意外逼出我心底深处的蛮牛。

所以,我成了大部分人眼中的异类。哺乳、说方言、给孩子进行BLW辅食方式、生病时候选择自然疗法等等,没有一样,是跟家里的传统方式走。

简直就像是个为了反而反,离经叛道的顽童般,坚持走一条属于自己育儿路。

家婆曾说,以前媳妇嫁来,都必需入乡随俗,学婆家的方言。成了客家媳妇的我,也叫家公跟两个女儿说客家话。

每当她们用客家话跟家公聊天时,看得出他喜形于色,甚是欢喜。客家话不大灵光的老公,就跟家婆一样和孩子说华语。

就这样,三种语言在同一個屋簷下,和諧地在空气中流窜着。家婆还笑说,早知一开始就跟她们说广东话。

庆幸两个女儿都没有语言混淆的问题。加上我这妈,除了文字上的洁癖,我更是语言洁癖。尽量还原,不渗入任何语言。

因此,她们一岁多会正式对话后,已懂对什么人用什么语言。无论在婆家娘家,长辈皆无须特地迁就她们转换语言跑道。

每每看到这样的画面,总会觉得特别温馨又欣慰。我的坚持,终于结出两个硕果来。唯独可惜的是,客家话依旧无法说得很流利。

我们都知道传承的重要,但是真正选择去执行,并持之以恒走到最后的,却没有多少个。我虽不懂,将来两个女儿是否继续走语言传承的这条路,我只知道能传一代是一代。

于是,我明白了捡海星孩子,把海星丢回海,能救一个是一个的心态,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心情。

没有了语言文化的根,亦宛如浮萍,随波逐流,寻不回来时路。更遑论去认识每种方言里的谚语、歇后语等,都是祖先生活累积的智慧领悟,遗留着昔日的生活轨迹。

刊登於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廿九日星洲日報«星雲»版

#我堅持不為現在為將來孩子記住自己的根

2018年11月22日 星期四

假性尊重

🐩22.11.2018❣️狗年❣️十月十五🐩

每每,等待文章刊出時,總會有些許焦慮和不確定感。等到出來了,那顆大石才會穩妥妥跌落地面。

11月徵文 | 我的矛盾 : 假性尊重📜

矛盾,在面对选择时,总会探出头来搅局。往往,在我对孩子的教养上,特别明显。

为了培养孩子的独立,我试着很多东西给她们自己去做选择。

例如,给大女儿选衣服。当她选出的,我觉得不漂亮时,我又会告诉她,这样不美啦,我们再选过。

在她一直选裙穿,抗议穿裤不美时,我却说裤子也要穿,不然一直穿来穿去那几件。裤子很可怜,没人穿它等等理由,加以阻止。

常常都说,要尊重孩子的选择。可是,又担心给她们牵着鼻子走。

同样情况,也发生在我和先生之间。我常怨他不肯给我意见。当他给了看法后,我又反唇相讥,指出那背后我的种种顾虑。

先生过后都会沉默以对。有一次他说,其实妳不是询问我的意见,妳心中早有答案。不过是想多个人赞同妳的想法而已。所以,妳喜欢就好。

有专家曾说,给人做选择时,请给出自己本身能接受的选择。这样才能达到双赢的真尊重。别在选择里,有自己不喜欢的选择。因为在别人选出自己不喜欢的选择时,我们又去尝试说服对方接受,这就是所谓的假性尊重。

矛与盾之战,仿佛没有结束的一天。每天,我就是在它们之间,努力寻找一个平衡点。

#角文出街
#我是來自海腳的海角

2018年10月5日 星期五

孩子教會我的事


🐩5.10.2018❣️狗年❣️八月廿六🐩

那天,是在好友的推薦下,聽了敏明的節目。當中,確實給了我不少的感觸和領悟,才有了這篇文章✍️📜。

謝謝生命中的兩位女皇👭,也是我的小老師👩‍🏫,提醒著我,忙碌中,不忘停下腳步👣👣,與她們👭一起共賞身邊的風景🏞️。

«孩子教会我的事»


下过雨的天空,即使空气干净许多,却依然有不少乌云笼罩着。太阳努力在乌云缝隙里,发出微弱的阳光。

站在底下,享受着久违的温暖。这几天的天空,宛若阴晴不定的忧郁小生,总是嚎啕大哭,不肯给太阳出来玩耍。

身边的大女儿叫着说: 妈妈,快来看,蜗牛不知又要去哪儿玩了?

然后,我们仨就蹲在花盆边,像个显微镜,仔细看着蜗牛是如何从壳里钻出来爬行、吃叶子等等。

"妈妈,蜗牛的壳那么小,大了怎样办呢?"

" 大了它会找大一点的壳来住哦。"

一个问题衍生出更多的小问题,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正是我遗失已久的坚持。

那天,朋友介绍我听电台里的育儿教养方式。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说,不是每次都是我们在教孩子,而其实,也是孩子让我们重新再经历一次人生,教我们重新认识这个世界。

我们多久没有好好欣赏身边的一切,哪怕是一片叶子,一份最初的美好和感动。

大女儿会在吃面过程中,开心对我说,妈妈,妳看面变M、变e、变蛇、变三、变C、变S了。单是一条面条,在她好奇的眼中,立刻成了变幻无穷的魔术。

"妈妈,阿嬷跟你拿东西,要跟她说谢谢。"
大女儿在旁提醒着。方想起,我都没有对妈妈说谢谢的习惯。

甚至,在写字的过程里,亦是孩子给我重新接触笔划,方察觉原来很多字的笔划,我都写错了。

孩子让我知道,妳不需要跟别人比多好多强多美,只要妳做的都是我眼中最好最强最美。因为,这是妳做给我们的,也是妳陪着我们一起做的成品。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不只是用在情人身上,孩子亦然。他们的快乐,比大人纯粹许多。

所有大人觉得无趣的东西,因为有爸爸妈妈陪伴着一起看,一起玩,就是最快乐的一天。

孩子也提醒我,保持初心的美好。心中有乐园,眼里所见都会变得欢乐无比。这才是珍贵的初心。

就像在天空努力求露脸的太阳,让我们在冷飕飕的空气里,还能享有丝丝温暖,也是一种值得微笑的美好。

2018年9月19日 星期三

燃燒吧!夢想的火鳥!

图片取自网络
国庆日那天,和老公孩子,再次踏入那间充满艺术人文气息的温暖餐厅。这是几个月前,意外发现的惊喜。

每次来,都因为小女儿的闹腾,到最后总是狼狈的离开。有一次,温文儒雅的老板,更是拿出不同图案的魔术方块,帮忙我安抚闹着睡觉的她,让我们能匆忙吃完自己的午餐,免去我几许的尴尬。

而这天,店里其实没有多少位顾客。难得两个女儿都安静各自吃着自己的午餐。我才有多些机会好好去欣赏老板用心的摆设。再点多一份饭后甜点,细咀慢嚼中,继续欣赏老板的心思。所以,我就像是个在挖宝藏的好奇宝宝,陆陆续续在不同角落,挖出许多小惊喜。

小小的纸条本,是老板给顾客们接小说来用;特意设计的杂志,有他想要传达的思想;琳琅满目的书籍,让人可以恣意纵身在浩瀚书海里,不愿起来。

那些古早玩意、世界各角落搜集回来的纪念品等等;都在等待店里的旅人去发掘它们的存在。黑板上的激励名句和提问,不时打入心底。那股属于文青的魂,也在冰山底下呼唤着我。

我因老板的心思而感动,也为五年来,失去的自己而难过不已。五味杂陈的感觉,再也压抑不住,翻腾得厉害。

霎时间,脑海里再次响起陶晶莹说的:“当你没有自己了,其实很难过,真的很难过。

我们女人有时候,把梦想先封起来,放在角落。”

心,隐隐作疼,泪如雨下。

婚前,期待走入婚姻,皆因嫁给了爱情。当两个女儿陆续出生后,曾经为文字燃烧灵魂的自己,在柴米油盐酱醋茶和育儿的冲击中,荡然无存。睁眼闭眼,都是孩子和丈夫的事。

当时看到陶晶莹的那段话,激动得难以言喻。到底,我把自己过成了什么样子?没有文字的滋润,我就只是个忙碌的全职妈妈。心情很多时候,是在多愁善感里徘徊游荡。哪怕很多时候,灵感突然驾到,都会因为孩子的吵闹,瞬间消失无踪。

我替自己难过,却也明瞭,这终究是自己的选择,怨不得也恨不得。即使,心里万千的不甘心,更怕想起昔日自由自在的过去。毕竟生活里,总有许多不得不妥协的现实。多少坚持,也因此而夭折在残酷的现实巨轮里。

谁还能永远保持少女情怀总是诗的阶段,继续过着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日子?偏偏,我这个傻子,却依然相信在文字世界里,我仍旧可以假装,自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海角。

唯独此时此刻,我才是我,不是人家的太太和妈妈。

如今,我只想用尽全力对自己呐喊:燃烧吧!梦想的火鸟!

刊登于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九日«星洲日报»«星云版»


2013年8月16日 星期五

藏在枕头抱枕的爱

结婚后,我在机缘巧合中,迷上了手作。之前视如魔鬼的针线,却变成我每天必动的工具。

当我用手缝着迷你枕头抱枕时,脑海里,有一幕场景,始终如影随形,挥之不去。

那是间放满杂物的房间,里头摆放着一架古老的针车。以前,不时会看到老妈利用不要的旧衣物,裁剪出模型,就这样用脚踩着,让针上下跳动,一针一线缝出专属我们六兄弟姐妹的枕头抱枕。

窗外的场景,日夜更迭,那个背影,黑发添了许多的银白发丝,背亦逐渐有点驼了。有时,做完后走出来,酷热的杂物房,把她焗成一个汗流浃背的“汗人”。夜晚,有点昏暗的灯光,则让已有老花的她,即使戴上眼镜,也看得费力。

老妈,是传统的家庭主妇。那年代,来自生活的种种历练,令她应接不暇。因为嫁给大家族的老爸,她从一位不懂煮菜的女人,变成厨房高手,菜肴糕点样样行。

缝纫,亦是当时必备的技巧。不只枕头抱枕,就连百家被也有。我们觉得是垃圾的东西,来到她手中,却化为一件件的宝贝。

所以,她常告诉我们,没有学不会的东西,是看自己要不要去做。要做,就要好好放心思去做。她用言教身教来告诉我们,如何做人。

来到孙子外孙这一代,她的爱也依然不变。每个内外子孙,都各有一套专属的枕头抱枕。有的甚至还有两三个,方便他们在肮脏或给尿弄湿时,能够更换。

如果那位小瓜仍没做到,她总是觉得内疚,非得到从忙碌的缝隙里,找出时间做给他们不可。在她心中,那是对待内外孙的一种公平的爱。

老爸就去帮这些小瓜们,求得护身符,放进抱枕里,保佑他的内外孙睡得安稳,去到那里都平平安安。
而抱枕,来到这一代,改名叫宝贝。当小瓜放在摇篮或床上睡觉时,大人们第一个要给他们找的,就是枕头宝贝。有时,他们不晓得丢到哪里去,就得整间屋子翻箱倒柜找到为止。否则,小瓜会因不习惯,翻来覆去睡不着。

好笑的是,小瓜拿到宝贝时,要得先嗅一嗅,看是不是自己的味道,才能安心入睡。我们觉得那个是混合了口水、牛奶和汗臭味的臭抱枕,却是他们最温暖的宝贝。

要去任何地方前,得先检查枕头抱枕有没有带。倘若忘记带出去,到最后,兄姐都得特地回头来拿。小瓜没有这些陪睡宝贝,睡觉时肯定辗转难眠,甚至会嚎啕大哭,扰人清梦。

我仿佛,就在他们身上,看到我们兄弟姐妹的缩影。

小时候,从不知道枕头抱枕对我有多重要。直到长大要离乡背井去念书和工作时,那个枕头抱枕就必须带上才行。我会不知觉揉着抱枕的外衣,嗅着熟悉的味道,沉沉入睡。

嫁人以后,这个恋恋不舍的抱枕,也当成是陪嫁品,从中马迁徙到了北马的小镇。陌生的环境和家庭,有着它的温暖陪伴,似乎不那么孤单了。

老公常笑我,那么大个人,就是要抱着抱枕入睡。而且,非得要嗅一嗅抱枕不可。他对我的怪癖有点无法接受,有时还故意说要喷清香剂在我抱枕上。

“这个臭抱枕,为什么你就是舍不得洗?还要拿来嗅?”他眼神里充满不解。男人嘛,总不明白女人家内心的依恋。

他也曾有过抱枕,不过老早就给家婆丢掉了。所以,抱枕对他而言,是遥远的名词。

“谁说臭?它很香呢,集合我所有的味道在里面。”我振振有词,坚持不肯让外来的清香剂沾染了我的抱枕。

这和榴梿香的道理是一样的。喜欢的人,会说它香,讨厌它的人,会说臭。

有人说,抱枕代表着依赖,没有安全感。我想,对我而言,较倾向于依恋,恋着妈妈针线里藏着的爱。多少个夜晚,想家的泪水,滴进抱枕里,伴我入眠。乡愁在内心扩散时,抱着它,我就会觉得思念得到了救赎。

这也代表家人对我的爱无所不在。皆因,枕头抱枕里,有爸爸的保护、妈妈的心血和我的味道。

个中的五味杂陈,只有我自己懂。

刊登於二零一三年八月十六日的星洲日報副刊《星雲》

2013年6月25日 星期二

那年的浪漫桂花雨

相隔數年,
尋尋覓覓,
終於,再與桂花喜相逢。

打開罐子,
壓縮在裏頭的桂花香,
瞬間得到釋放,
爭相恐後竄逃而出,
機靈地鑽進了我的鼻孔。

濃郁的甜香,
霸道地撬開記憶的鎖,
帶我回到2009年的桂林。

入秋的桂林,
似有還無的桂花香,
誘惑著走在街道上的我們。
問後方知那是桂花香。
一冷一熱中,
渾身解數綻放它獨有的甜香。

是夜,走在桂花下,
秋風的撥弄,
總不經意為我們,
灑下一身桂花。
落花款款,
是老天恩賜的自然香水。

那年,走在街道上,
我的心情總是特別雀躍。
是這麼一個機緣巧合,
讓我們遇上芬芳浪漫的桂花雨。

即使,日後盤纏幾近耗盡,
我仍然用那僅有的,
買下一包桂花。
為的僅是在家鄉,
留住異鄉的香味。

而今回憶,

早已剔除所有的心酸。
唯有那場桂花雨,
至今刻骨銘心。
縷縷幽香,
纏纏綿綿在心深處。

猶如美好的桂林青山綠水,
引吭高歌的朗朗山歌,
奔馳在田野的舒暢快活,
依舊是我心目中,
最美好
山水筆墨畫。


@二零一三年六月廿五日@